就業壓力大,今年的大學畢業生怎麽辦?

高校就業 | 江蘇招生考試網 2019-07-11 09:59
0

  在剛剛過去不久的6月,834萬畢業生走出校園,尋找自己的新身份。據教育部統計,這個數字比去年多了14萬人。而相比往年,今年企業的招聘意願有所下降。這意味著今年的畢業生面臨著比往年更大的就業競爭壓力。

  根據智聯招聘發布的《2019年大學生求職指南》,今年應屆生就業景氣度(應屆生人數與招聘需求人數比)爲1.41,2018年則是1.54。在今年春招中,針對應屆生的招聘需求人數同比下降13%,這是導致就業景氣度下降的主要原因。尤其是備受應屆生青睐的互聯網行業,招聘需求人數同比下降32%。

RVgS0yW17slGsl.jpg

  互聯網企業縮減招聘需求並沒有打擊應屆生對它的熱情。複旦大學新聞學院畢業生李娜就把互聯網公司放在求職列表的首位。但在求職過程中,她明顯感受到大環境帶來的壓力。

  畢業前一年,李娜進入一家頗具規模的互聯網公司實習,無論是這家公司還是實習的崗位都是她心中理想的職業起步,並且她還在實習期間得到了leader留用的承諾,李娜本以爲可以順利轉正,但事情隨著2019年的到來發生了轉折。

  由于實習所在的部門在年底評估中表現不佳,直接影響了該部門的招聘人數,“8個實習生只留用1個”。一些正式員工的離職也讓李娜意識到,或許是公司業務出了問題。最終,李娜不僅沒能如願拿到offer,還錯過了最佳求職時間——秋招季。“因爲剛進去的時候leader承諾轉正沒問題,我根本就沒有去秋招。”李娜對《第一財經》YiMagazine說。現在回過頭看,她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一個錯誤的選擇。“其實leader提醒過我最好做兩手准備,但我就一根筋到底了。”

  沒能拿到offer,又錯過秋招,擺在李娜面前的路只剩下最後一條——春招。讓她沒想到的是,今年春招的嚴峻程度超乎想象。“我沒想到今年春招這麽殘酷,各個公司好像都沒有崗位。”那段時間,李娜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花在投簡曆和寫論文上。給互聯網公司的簡曆投了無數封,但回複寥寥,她甚至沒有收到一家大公司的面試通知。

  海投收效甚微,李娜開始嘗試其他方法。她在脈脈、boss直聘等職場社交應用上嘗試直接與企業HR溝通,終于得到幾家公司的面試機會,並最終拿到了5個offer。但在李娜心裏,這幾個offer都不是最優選,她最想去的還是最初實習的那家互聯網公司。于是通過內推和社招渠道,她爲自己爭取到了面試機會,盡管不是自己最滿意的崗位,但一番波折後,李娜還是拿到了這家公司的offer。

  李娜如願以償去了互聯網公司,但並不是所有畢業生都這麽幸運。不太樂觀的就業形勢下,李娜的不少同學選擇了相對安穩的國企或者公務員。這的確是今年的趨勢,根據智聯招聘的數據統計,向國企投遞簡曆的應屆生人數比去年增加5%,同時更多應屆生傾向于規模較大的企業——穩定,成了多數畢業生追求的東西。

RVgS0yx3qDl0w9.jpg

  其中的原因不難猜測,供需失衡導致的激烈競爭讓學生的心態發生了變化,“求穩”成了主流。智聯招聘對8萬多名應屆生的調查顯示,有88.1%的畢業生認爲今年的就業形勢有難度,比去年上升了5.3%。對就業難度的感知使得應屆生的選擇更加謹慎。另一組數據表明,選擇慢就業的應屆生人數增加,而選擇創業的人數減少。

  畢業于複旦大學的陶蕾是少數選擇創業的應屆生之一。不過原本創業並不是她的第一選擇,某種程度上,是今年嚴峻的就業形勢促使她的創業計劃提早落實。“我本來打算積累幾年工作經驗再創業,但沒想到今年工作會這麽難找。”陶蕾對《第一財經》YiMagazine說。

  和李娜一樣,陶蕾最想去的也是互聯網公司。她也幾乎經曆了跟李娜一樣的境遇——海投了很多公司,都沒有回複。甚至一家實習了半年的公司,在簡曆篩選這個環節就把她給淘汰了。“我也差不多知道原因,實習太少,加上今年的經濟形勢不好。”陶蕾感到很無奈。

  盡管求職經曆不順,但李娜和陶蕾都選擇以更積極的姿態投入到求職中,沒有讓自己成爲被動的一方,她們都認爲大環境的影響並不會改變她們對一份好工作的要求,同時,她們也很清楚自己到底想要什麽。

  薪酬,曾經是畢業生求職時最看重的因素,而在智聯招聘對今年畢業生的調研數據中,我們發現“能夠學習新東西”成了這屆畢業生找工作時最關注的因素,此外,“工作和生活平衡”、“企業氛圍/人際關系和諧”也是他們所看重的。這說明很多畢業生的眼光都開始變得長遠,或許他們此刻無法找到自己最理想的那份工作,但他們對個人有一個比較長期的規劃,希望能通過前幾年的學習快速獲得成長,以爭取到更好的未來。

RVgS0zL1Uz9W1E.jpg

  李娜最看重的是公司品牌和發展前景,其次是工作內容是否適合自己。因此在通過心儀公司的面試後,她在簽了三方的情況下依然拒掉了已經拿到的offer。盡管最終的offer不是所有選擇中薪資最高,福利待遇最好的,但考慮到平台、長遠發展和工作氛圍,李娜還是選擇了最初想進的互聯網公司,“當時HR看我違約金都願意交,也沒再留我,他說我知道自己要什麽。”

  同樣不願意被動接受一份不那麽滿意的工作的陶蕾,最終選擇了創業。決定創業前,陶蕾曾在媒體、快消、金融、房地産等行業實習過。抛開企業縮招帶來的影響,陶蕾也在大量的實習之後發現了一些現實和理想的差距。“在外企做了兩三個月就感覺到你只是顆螺絲釘,而且一級級晉升很明確,意味著現在就可以看到20年之後的你。”陶蕾告訴《第一財經》YiMagazine,“找工作不順的時候我就會退回來想,如果找不到一份很滿意的工作,我應該做什麽?”

  最終她用自己創立的珠寶品牌給出了一個全新的答案。

RVgS0zfCJsHMRe.jpg

  在李娜看來,雖然大環境不好,但求職結果更多還是看個人的努力程度。“機會還是有的,也不是沒有工作,關鍵是這份工作是不是你的最優選,找到最優選的曆程會坎坷一點。”李娜說。她還總結了求職過程中的經驗教訓——不要海投,而是該有針對性地找工作,以及最重要的,什麽情況下都不要放棄秋招。智聯招聘的數據也表明,2019年應屆生求職時“海投”行爲人數有所下降。

  而秋招則是應屆生求職的黃金時間,錯過這段時間意味著與許多機會失之交臂。李娜也曾設想過,如果參加了秋招,她的求職曆程或許會從容很多。尤其是在招聘需求減少的情況下,不要輕易相信實習轉正的承諾,沒走到發offer這一步,誰都不能打包票,“要給自己留退路”。此外,應屆生進入創業公司或者大公司的新項目也有風險。新項目通常工作壓力大,而且許多新項目會在年底評估,評估不過會被整個撤掉,而這個時間點正好卡在秋招和春招之間,容易讓應屆生陷入不前不後的尴尬境地。

  對許多畢業生來說,這個畢業季或許不太好過,留給他們的機會並不多,很多人都要付出比往年畢業生更多的努力才能爭取到一個還不錯的職位,有人爲了爭取一個offer面試十幾輪,也有人拿到了offer卻被公司收回,過程之坎坷或許只有經曆過這場“搏殺”的人才能體會。但我們也看到更多人在壓力之下變得清醒、務實,堅守著自己對一份“好工作”的信念,同時把職業成長放在首位,職場裏沒有所謂的“輸在起點”,准備好了,隨時都有翻盤的可能。

  注:本文内容来源第一财经,由江蘇招生考試網团队(微信公众号:jszkwx)综合整理,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管理员删除。

扫一扫,关注江蘇招生考試網微信号
江苏招考网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 : jszkwx
加入江蘇高考QQ群,爲您高考答疑
2019高考理科1群:374332452
2019高考理科2群:399857428
2019高考理科3群:640721159
2019高考理科4群:481121009
2020高考理科1群:252563965
2020高考理科2群:304029260
2020高考理科3群:648313447
2019高考文科家長群:238459417
2020高考文科家長群:211760756
2021江蘇高考交流1群:96588875
2021江蘇高考交流2群:710754588
2021江蘇新高考交流群:650012083
網友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
不登陸也可评论,评论内容审核后显示
全部評論
X
X
X
X